恭喜您捡到了拖延症晚期患者×1

一个写段子和小短文的死宅,此号主农药信白/双兰/猴露

日常ooc,日常无剧情,日常无逻辑

凹凸all安 爱安哥不挂科((?

文笔不好,在努力提升中。

很高兴遇见你。承蒙欢喜,感激不尽。

【双兰】长城之畔


01

  花木兰虽姓花,却并不是如花般娇弱的女子。

  当其它与她一般年纪的姑娘们都还在为喜欢着的邻家哥哥绣鸳鸯手帕时,花木兰就已经扛起重剑,替父从军上了战场。

  她从小便气力惊人,隐瞒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后,背扛重剑,腰别双刃,于千军万马之中取敌将首级。大唐军队里那一抹绯红的身影不知成为了多少敌方士兵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她混迹在男人堆里,心中却也和他们一样,有着保家卫国,渴望建功立业的满腔热血。而她虽骁勇善战,却也有勇有谋,有着不输男人的谋略,也有着女儿家特有的细致和敏锐。

  因此,当军中流言漫布,不同派系的将军首领们为了他们各自的利益开始将剑锋指向友方时,她也察觉了不对之处,于暗中搜寻着蛛丝马迹。

  可惜还是棋差一招。

  对她有着知遇之恩的长官倒下了,而她将被众人判定为罪魁祸首。

  花木兰拧开羊皮水袋的木塞,仰头灌下一口烈酒。长夜漫漫,在这寒冷的冬夜,只有辛辣的酒液能够使她暖和起来。

  她还记得不久之前长官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木兰,我是一个军人,我将来如果战死在沙场上,你就是这长城守卫军里的下一任长官。答应我,一定要守住长城。

  作为一个军人,为了保家卫国而牺牲在战场上,对于每一个士兵来说都是他们无上的荣耀。

  可讽刺的是,长官最终却是死在了友军的手里。一柄重剑贯穿了他的心口。

  重剑。而整个长城守卫军里,会用重剑的只有她。

  自她推开长官房门,看见自己最尊敬的上级身上被重剑所伤,横贯心肺的巨大伤口的那刻起,花木兰就知道,明日一早,自己将被千夫所指。她连夜收拾行装,在心中暗暗拟定了逃跑路线,以及追拿那个真凶的计划。

  她是见过的,动摇军心,不断在暗地里使些小动作来制造争端,挑起驻守长城的那些士兵们心中最为深藏的欲念的那个影子。

  高长恭。

02

  木兰知道高长恭不会使重剑,但这不代表他无法挑唆军中对长官过分重用自己早已有所不满的其它将领行事。

  她咬下一口手中的干粮,将这硬如砖瓦的食物就着烈酒吞咽下肚。

  只有活下去,才能手刃那个男人。

03

 

  不知过了多久,洞穴里的篝火还在燃烧,跳跃着的火焰映照出木兰姣好的侧脸,火光将她皱起的眉头,锋锐的棱角一并模糊成柔和的轮廓,也微微映照出了潜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刚才还闭着双目假寐的女人早已一跃而起,绯红的发束于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是你,幽灵!”短剑挥出。

  紫发男子于阴影里逐渐显形。

  “被自己友军捉拿的叛徒,居然还没有离开长城吗?”面前的男人眉峰上挑,一副轻蔑与不屑的语气。

  “还不都是你!既是男儿,何不堂堂正正在战场上与我搏杀,躲藏在暗地里使这些阴诡伎俩,算什么英雄好汉!”木兰抬手,双剑与兰陵王手中拳刃相击,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呵,你早已被自己的同伴所抛弃,即使你在这里杀了我又能怎样?长城绝不会容许一个背叛者重新加入。没了长官群龙无首,现在的长城守卫军早已是一盘散沙,随便来几支魔种军队就能攻破你们最以为傲的长城。再说,我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明明手上已经使出了十分的力气,口气却依然云淡风轻。

  “卑鄙小人,无耻之徒!”花木兰将手中双刃交错朝下一滑,试图卸去兰陵王手上力道,却被他拳刃于双剑交错之处挑起,刃尖直指木兰面门。

  花木兰改滑为守,一剑挡下兰陵王拳刃,另一剑径直刺向兰陵王面部。

  短剑携破风之声刺向他,兰陵王拳刃被挡,心念电转间侧身闪避,脸上面具却没能避开,被木兰短剑划过,“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木兰紧盯着兰陵王俊美无俦的面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道:“难怪要带着面具躲躲藏藏,原来是个小白脸。”

   “你不也是个女人。”

  兰陵王不怒反笑,拂手挥下她的头盔,木兰也不阻止,任由长发散落。

  “可我比你光明正大多了。”

  两个人都在拖延时间,试图寻找最好的机会一击必杀。

  表面上看是木兰略胜一筹,不仅摘下兰陵王的面具,还逼得他侧身闪避,可实际上,花木兰早在挡下兰陵王的拳刃时,就已经被他强劲的刃风震的虎口发麻,不阻止他摘下面具也是因为她的左手现在还在麻痹状态,根本无法挥剑。

  兰陵王也不好受。面具落地,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光凭自己的这张脸,面前的这个女人就能轻而易举的猜到自己的来历。这女人力道惊人,刚刚自己虽然躲闪及时,但却并没有完全避开她的攻击。幸好这洞穴里火光黯淡,才使得她没有发现自己嘴边溢出的鲜血。

  双方势均力敌,再纠缠下去胜负难料。没必要再空费时间了。

  兰陵王道:“长城已经不会再接纳你,你徘徊在长城边上砍杀魔种,也不过是无用之功。”

  花木兰冷笑一声,“什么无用之功,我上战场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杀敌,只要我还能挥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长城。”

  兰陵王也道,“巧了,我的目的,就是攻破长城。”

  “绝无可能,我的亲人、战友、故乡、国家,都在长城之畔。除非我倒下,抑或你踩踏着我的尸体迈过,否则,你休想越过长城一步。”木兰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左臂恢复知觉还需用到的时间。

  “我并不是杀不了你。”

  “哦,是吗?”木兰挑眉,“既然如此,你为何到了现在还不动手?怕不是刚刚伤到了哪里?”自己刚刚那一击的力道有多大,花木兰自己知道。她不信兰陵王没有受伤。

  “彼此彼此。”兰陵王抬手抹去嘴角血迹,双眸却看向木兰隐隐颤抖的左手。

  “哼。”面前的女人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

  这个人不好对付,就算自己没有受伤,想要打败他也绝非易事。

  ……可背后就是长城,她不能退。

 

  “既然你我伤势基本无差,何不趁现在酣畅淋漓打上一场?还是说,你怕了?”木兰继续拖延时间。十秒,再有十秒就好,十秒之后,就算不能解决掉这个令人恶心的影子,至少也能够逼得他短时间内不能再出来作祟。

  “激将法对我没用。”紫发男人冷声道,“我劝你还是别勉强了,走了。”

  “回来!畏首畏尾的懦夫!”

  “说过了,激将法对我没有用。”

  “你们的长城,我必破之。”斩钉截铁的语气。

  他像来时一般,再次融入一片浓稠如墨的黑暗里。

 
04

 

  四下寂静无声,唯有干柴旁细小火星不断爆裂开来的声音。

  木兰愤愤撕扯下一大口干粮,“做梦。”

  她吃完食物,站起身拍了拍手掌,熄灭篝火,又将剑收还入鞘,随后便走出洞穴,向着前方无尽的长夜奔驰而去。

  不远处,空气中传来利刃入肉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魔种轰然倒地的巨大声响。

  绯发女子举起手中沾满鲜血的重剑,再一次对准扑将上来的魔物,狠狠挥下。

  “噗嗤——”鲜血挥洒。

  她随手抹去身上沾染的血迹,抬头望向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是故乡的圆月。

 

  而长城之畔,即为故乡。

 

……

【题外话❤】

说好下一章写信白来着,结果我却突然超想写双兰……(自我检讨)

信白还是会写的请放心!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还是没有写出自己想表达出的感觉(悲伤捂脸)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对手指)

总之,感谢观看Q3Q!!!

评论 ( 13 )
热度 ( 86 )

© 阿倦💦 | Powered by LOFTER